只有活跃的借款人数才能真正反映玖富用户活跃度-游戏策划-德化新闻网
点击关闭

集团公司-只有活跃的借款人数才能真正反映玖富用户活跃度

fiba承认误判

為什麼玖富急於上市呢?隨着監管措施趨嚴,行業寒冬來臨,玖富的負面報道增多,再加上活躍借款人數據並不怎麼好看,業內有觀點認為,玖富急於上市或是因為資本退出的急迫要求。

第一組數據是玖富平台註冊電子賬戶的數量。數據顯示,2016年玖富的註冊數量為2760萬、2017年5160萬、2018年達到7240萬人。從人數增長來看,玖富的用戶實現了倍數增長。

負面不少:用戶抱團投訴玖富高利貸、惡意騷擾等

企查查數據顯示,在公開發行之前玖富集團有過6輪融資,其中不乏有多家知名機構。

在高額的還款壓力下,玖富的借貸人選擇在網上建群抱團,互相支招解困,記者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,和有關玖富的維權群數量非常之多,群員人數不少。

從註冊電子賬戶的數量和財務數據來,玖富的發展前景非常好,數據不斷呈倍數的增加,這是很多互聯網公司都非常羡慕的。但是,真正的危機在於第3組數據中,只有活躍的借款人數才能真正反映玖富用戶活躍度,2018年以來,玖富的活躍借款人數不斷下降,可見其網貸業務增長放緩。

在監管部門加快清理網貸、行業寒冬下頻見網貸爆雷、網上負面投訴不斷的背景下,極富爭議性的網貸公司玖富在美成功IPO。

開盤后玖富股價極速拉升,曾兩度出現熔斷,漲幅一度超40%,但是隨後又急速會跌。截至收盤,股價微漲0.84%,報9.58美元,市值18.6億美元。

「過了這個時間窗口,後續再想上市只會更加難。」該人士表示。

近年來,隨着網貸行業各類監管文件的頒佈施行,系統化的監管體系已然成型,行業發展也進入穩定有序的軌道,上海、四川、深圳等多地相繼公布了網貸機構清退名單,行業寒冬下,不少網貸公司出局。

第三組數據是活躍的借款人數,數據顯示,2018年玖富平台上的活躍借款人數較2017年減少了36.3%至約230萬,而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三個月,平台上的活躍借款人數為60萬,較2018年同期的100萬減少40%。

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,在黑貓投訴平台上,關於玖富的投訴多達近3000條,反映的問題包括利息高、惡意騷擾、套路貸等。聚投訴上與玖富有關的投訴貼多達1.4萬條,投訴專題有13個。投訴對象包括玖富旗下玖富萬卡、玖富叮噹和易美健等。

對於創辦多年的行業老兵玖富而言,寒冬之下日子也並不好過。我們先看玖富披露的幾組數據:

第二組數據是財務數據,2016年至2018年,玖富集團每年的凈收入分別為22.61億、67.42億和55.56億元人民幣;凈利潤則分別為1.62億、7.24億和19.75億元人民幣。從數據來看,玖富的凈利潤增長非常快。

  股权结构方面,玖富数科创始人兼CEO孙雷、集团法定代表人任一帆、唯猎资本创始合伙人肖常兴、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、赫基集团董事长徐宇之兄弟徐乘分别为公司的前五大股东。

玖富不是第一家在美IPO的互金公司,但可以說是存在較大爭議的公司,網上關於玖富收取砍頭息、高利貸、暴力催收等投訴層出不窮。

8月15日,玖富正式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,股票代碼為「JFU」,發行價為9.5美元每股ADS,募集資金8455萬美元。相較於最初版招股書中預計的募資額1.5億美元,縮水近半。

行業寒冬之下,玖富突破困境上市

對此,有業內人士分析,從目前資本市場來看,由於針對互金行業的監管政策依舊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,所以並不會給玖富太高的估值水平,甚至還有可能壓價。但是從投資機構的角度而言,玖富如今排在行業第一梯隊,如果實行備案或試點,還是有很大可能能夠拿到資格,所以為了在二級市場獲利離場和增強股權流動性,上市依舊是更好的選擇。

今日关键词:周杰伦告白昆凌